2020年,互联网留给年轻人的时间不多了

当前,网络上经常出现这两种声音:

一、唱衰互联网的,认为电商和互联网让实体经济举步维艰,马云就是个罪人。

二、鼓吹互联网的,盲目投入互联网,相信自己就是风口上那只猪,结果被割了韭菜,亏得裤衩都不剩。

我想说的是:互联网是个好东西,但是留给年轻人的时间不多了。

01

 互联网创业,到底割了谁的韭菜?

以前,搞互联网叫做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。

现在叫割韭菜,收智商税。

韭菜再好割,也有割完的一天,毕竟,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想结婚了,佛系青年越来越多。

这几年,O2O倒了,共享经济倒的也差不多了,可是我的OFO押金还没到账。

只有送外卖、送快递,开滴滴的还能勉强活下去。

互联网只是个工具,但是现在这个工具却被捧上了天。

人们没事就沉浸在互联网世界里休闲娱乐,买买买。

这年头,不玩抖音快手,就好像自己是个异类。

现在的奇葩互联网公司真多,到处都是xx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一打听,原来人家只是做了几个阅读两位数的公众号,请了几个大学生开发了一款没人问津的app,日活数量:50人,大部分还是自己公司的人。

过不了两年,这些公司大都解散的解散,转型的转型。

14年开始的时候,各路P2P金融公司遍地开花,现在搜索P2P,到处都是暴雷和跑路。

很多人拿着养老本和拆迁费,不知道该怎么花,这时候这些P2P公司给了他们一条“赚钱之路”,并且鼓吹“钱生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快赚钱的方法”,“复利是宇宙第一真香定律”,“我挣到钱了,你还不来?”

然后他们很多人就失去了本金。

雪崩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资本的贪婪,和社会的浮躁风气,让很多人创业小白也觉得自己行了。

我前老板,和几个朋友开了一家公司,看到公众号生意很火,也想搞自媒体。

但是搞了一年,发现这行业比想象中难多了,公司开了不到2年就树倒猢狲散。

现在他干嘛去了?前几天搜某短视频岗位,发现,他又开了家短视频公司,这里只能祝他好运吧。

硅谷创业实干家本·霍洛维兹写过一本书《创业维艰》,书中核心观点就是:

创业真的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情,如果不是真的热爱,请别害人害己。

现在最火的互联网割韭菜模式叫社交电商,就是你交几百块钱进来,就可以当代理,只要会拉人头,躺在家里就可以赚钱了。

这种赚钱模式,和十几年前的传销有啥区别呢?

除了P2P这种隐蔽的诈骗模式会爆雷,城里的长租公寓这几年也接连爆雷。

长租公寓是房产经纪公司和房东签订长期协议的房子,但是近几年房租涨得太厉害,加上年轻人工作难找,消费贷太流行,很多年轻人租不起房子,只好选择分期,然而年轻人还没还完分期,这些长租公寓公司就爆雷跑路了。

房客想继续住,可是房东不答应了,因为经纪公司不给房东打钱了。

数据机构桔子发布过2019新经济死亡公司名录:


新经济(互联网)公司2014年关闭335家,2015年关闭1131家,2016年关闭1458家,2017年关闭2146家,2018年关闭456家,2019年关闭326家。

可以看到2017年死亡的互联网公司是最多的,因为互联网公司从2016年开始融资越来越难了。

融资难,企业获客成本高居不下,但是房租、工资成本却在持续上涨,企业没钱了,只能选择倒闭或者裁员。

2020年,互联网留给创业者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02

在互联网公司上班,996,随时被淘汰

谈到互联网公司,人们总是第一个想到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。

因为自身的光环,BAT从不缺干活的,它就像一座围城,里面的人一边加班一边吐槽,外面的人疯狂地想进去996。

BAT集结了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人才,所以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进去。

据我所知,互联网人大部分在小公司混口饭吃,挣扎在失业的边缘。

我亲身经历过3个互联网公司项目的破产,分别是15年的O2O,16年的自媒体和19年的在线教育。

当初我们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,然而还是被现实无情地打脸。

对于老板来说,可能是几百万人民币打了水漂,对于员工来说,可能是丢了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,然后社保断缴,一切麻烦事情接踵而来。

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创业公司的文章。

我在里面提到:

那些盲目跟风的人:今天看到公众号很火,就去写文章;明天看到抖音火,就去拍抖音;后天看到直播带货很火,就去搞直播,最后只会频繁的失败。

互联网公司是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的首选,特别是研发、运营、产品经理这些岗位。

但互联网行业的新机会越来越少,只有少数寡头大公司才能活的不错,进入一家小公司,往往既赚不到钱,也学不到东西。

现在很多公司的老板,缺乏创业经验,眼高手低,动不动就想做大,做成平台,所谓的行业独角兽遍地都是。

商业创意+媒体包装+PPT融资+招人+裁员+破产,大概是现在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宿命,比如最近刚刚倒闭的生鲜电商呆萝卜。

从2017年开始,倒闭的新公司越来越少,估计也是因为现在的创业者越来越理性了。

理性的后果是,大量年轻人在家待业,或者选择进入体制内。

35岁的中年人走了,22岁年轻人进来了。

互联网从不缺有梦想的年轻人,但是这仍然是一份吃青春饭的职业。

所以2020年,互联网留给年轻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03

 工资全部还花呗信用卡,月光族那些痛

我曾经在15年时候,办了人生第一张信用卡,那段时间被迫下岗,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信用卡借了几千块钱,结果差不多半年后才还掉。

因为没钱还,所以选择了账单分期,但是到后来统计还款额时候,发现自己在借款基础上多还了2000多块钱。

所以,我劝大家能不用信用卡,真的不要用。我现在基本停掉了所有信用卡,只保留支付宝花呗,同时花呗也只用来去超市买日常用品,基本不乱花钱。

现在很多app上都可以借钱,但是借钱容易,还钱难。

更别说借钱去炒股,去买房,股市和房市一旦崩盘,你哭都没有眼泪。

”校园贷“、“套路贷”、租房贷、”裸贷“,“消费贷”,一直是收割年轻人的法宝。

那些打着零手续费的消费贷产品,如果你还不上钱,后果不堪设想:轻则影响个人征信,以后买房贷不了款,重则,债务缠身,家破人亡。

现在电商购物特别普及,城市里淘宝京东、农村有拼多多。连我不怎么识字的老妈都学会了上网购物,收快递。

更别说向我们这种互联网土著,上大学就开始淘宝,毕业后更是喜欢闲着没事买买买:单反、电脑、手机,汽车,只要想得到某样商品,恨不得马上就能拥有。

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也看清了很多现实。

在过去互联网没有普及的时候,我们想买某样东西还需要去店里,还需要支付现金钞票。

现在只要你有欲望,即使你没钱,也可以躺在家里买买买,我们拆快递成瘾,但没过多久,就会进入漫长枯燥的“贤者时间”。只有下次购物,才会激起我们的人生乐趣。

网红直播、信息流广告、短视频、电商app弹窗、促销短信、购物节,我们的生活无时不刻不被营销信息包围。

我们稍不留神,就会让银行卡余额变为负数。

就像电影《猜火车》结尾的台词:

我已经在期盼那样的生活了。
我将像你一样:
工作,家庭,
TMD的大电视机,
洗衣机,汽车,
镭射音响,电动开罐器,
保养自己的身体、低胆固醇,牙医保险,
抵押贷款,低价住房,
休闲装,旅行包,
三件套,DIY,
体育节目,垃圾食品,子女,
在公园散步,朝九晚五,

·····

时代变了,潮流变了,人的欲望从来就没变。

互联网的普及,也放大了人们的消费欲望,更可怕的是,商人掌握了消费者的个人隐私,拼命给你推荐你喜欢的商品。

比如你喜欢宠物,就天天给你推送宠物;你喜欢美女,就天天给你推荐美女;你最近看中了一款包包,随后你在任何网页浏览,都会看到这个商品。

为了克制这种欲望,我选择关闭手机app的通知功能,卸载掉一切容易让我着迷的软件,比如某音。

因为我知道,我的时间,不能再被占用了。

2020年,互联网留给年轻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怎么解决呢?

《猜火车》里有一段,雷德戒毒成功后,他女朋友戴安去找他,一番云雨后,戴安对雷德说:

世界在变,音乐在变,毒品也在变

你不能在海洛英中逃避太久

你需要去找新的东西

试着做一个可以选择生活的人。

0
江少
江少

最新文章 更多